頭家:我要付扣密秀才能接單

 ╲私鞋小劇場╱( ͡° ͜ʖ ͡°)


找合腳鞋的女孩冷眼旁觀又迷失人生…盛竹如口吻

小劇場不定期分享女孩們找鞋、愛鞋的小故事。

 

【頭家說:我要付扣密秀(回扣) 才能接單】

 

本篇屬於商場上黑暗的一面,和工廠老闆talk的心靈雞湯。

大長篇適合假日搭車殺時間、晚上助眠閱讀

-

其實不太愛講煽情的故事,但這是我從工作以來在台灣各個職場上一直看到的不好文化,產業為了生存必需付出代價的無奈,
希望由我們這代開始終結它。

 

還記得經常提起哈姆雷特低跟牛津鞋,由兩夫妻一起製作,老闆兼師傅手工拋臘的精湛手藝嗎?

哈姆雷特低跟牛津鞋▸▸  https://reurl.cc/4a37Zv

 

大概在前年和這家工廠第一次接觸。

有次胡迪工廠老闆來工作室拜訪,帶了哈姆雷特工廠老闆一起來。

台廠蠻妙的,大家都說同行相忌,但在這個產業反而會彼此互助,
年輕一輩的不知道做鞋眉角,請教老工廠大都會傳授技巧,不過仿冒鞋款還是工廠間的大忌啦。

 

胡老闆引薦哈老闆給我,希望有想開發的鞋子可以讓哈老闆試試,他是業界老經驗,這幾年接單的狀況比較不好….

 

當時覺得受寵若驚,接過哈老闆帶來的鞋子,是雙粗低跟短靴,尺碼剛好是我可穿的,馬上就套了,外型修腳也很舒服,
拿近仔細看磨邊收線都很乾淨,這雙只是他的樣品鞋。

 

有工廠主動配合我真的非常開心,好手藝不可多得,且相信能合作是緣份。

nara家不是三代賣鞋的,之前從一般公司離開後才投入鞋海中,從被笑外行被甩門開始學,初期吃了工廠不少閉門羹,
也被鞋同業狠踩過,所以我一直很珍惜目前一路以來願意跟我配合的工廠,因為他們幾乎都接過被其他網商退單的死亡威脅!

 

熟識後,言談中哈老闆其實有點臭屁,對自己的手藝很有自信、也覺得對時下流行眼光獨到,常聽到之前守店的豐功偉業,
我邊聽邊覺得有趣。以前賣鞋工廠打出什麼鞋樣,店家就賣什麼,那是台灣一段非常富庶的年代。

哈老闆對皮革、材料很敢用,說真的第一次聽到鞋子報價我有點退縮,雖是如此但鞋子質感好,我也小心翼翼少量訂製,
第一雙牛津鞋就得到蠻多客人的好評,慢慢在皮革原料的數量上調整,幾次到工廠開會討論慢慢了解他工廠的營運狀況。

 

約30年前曾在北部負責過鞋子大店的門市銷售主管,後來轉工廠製鞋,以製作馬靴為主,早年台灣鞋業蓬勃時配合的都是一線專櫃,
內場請了不少師傅,看過鞋子的品質絕對相信他有這樣的實力。

然而產業的變化快競爭也激烈,要搶大公司的訂單要經過對方公司的採購或業務,假如能接下2家專櫃的單這季就安然渡過了。

-

「這批貨我要拿5% 不然我給識相鞋行做」採購說。

 

每季要接訂單就要有這個心理準備。

底下有員工要養也只能付錢,工廠製作出來的每雙鞋採購都拿了5%。在職場上我們幾乎都看過類似的行為,
但是我們也都在忽視這種骯髒事,在公部門這就叫貪汙。

 

被A了好幾年後採購被解僱了,大公司認為工廠送回扣給採購,於是也停用了這家工廠,因為接單越來越少無法支付工資,
師傅都走了之後只剩下他們兩夫妻製鞋,環境很現實,也很可惜好的手藝被埋沒。

-

 

被收回扣的這段談話是有次我帶著幾雙鞋,想請老闆幫我再將刷臘拋均勻一點,他戴著老花眼鏡滾著布輪,動作熟捻邊聊天不用灌酒就
自己講出來了,哈哈哈。

長輩都很喜歡聊天,一不小心就像吃了誠實豆沙包,把全家的detail都講給我聽,當然我是蠻樂意聽故事的。

 

拋臘時注意到哈老闆的手姆指呈現異常的彎曲,嚴格來說是變型了,長年手工做鞋子維持固定姿勢的職業病。
做鞋是勞力,對眼力和體力都是一大考驗,常常一坐就是彎腰一整天。

 

這幾年傳統通路實體店一直在收,工廠前年才開始接網商的訂單,對他來說我們也是一個陌生的區塊,
難怪早先備料常處於沒皮的狀態,彼此都在調整。

 

我希望能藉由轉換通路,工廠不用再承襲過去的舊交易模式,簡單來說就像農民不用再被菜蟲剝削一樣,讓好手藝繼續留存,妳們說好不 ?


哈姆雷特低跟牛津鞋 https://reurl.cc/4a37Zv

 

 

 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